湖南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湖南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1 14:02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这个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制度存在严重偏见的西方学者,还抛出了三个支撑他这一论点的说辞,尽管这三个说辞都错得离谱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8月, TikTok进入美国市场,随后抖音的母公司“字节跳动”以10亿美金价格收购了美国本土短视频分享网站Musical.ly,次年联合Musical.ly推出了新版本,也就是如今的海外版抖音—TikTok,其客户群体主要是年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29日,Tik Tok CEO梅耶尔指责脸书打着爱国主义的幌子,试图以不公平的方式将TikTok赶出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有媒体报道,事件背后的操纵者是火荣贵,他这样做,是因为几名记者“太不识相”,多次在报纸上发布武威的负面新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,与2016上届美国大选相比,今年美国大选的选民主体平均年龄更低,尤其在白人选民中,爱玩TikTok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所占比例明显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 CEO梅耶尔在官网上直言,脸书是一只不断抄袭竞争对手的COPY狗(CopyCat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篇文章宣称,正在被美国政府以危害“国家安全”为名而惩治的中国企业“字节跳动”及其开发的“美国版抖音”应用TikTok,其所带来的危害要比“危害美国国家安全”更严重,不仅是中国报复西方的“鸦片”,更彰显了中国的“帝国主义野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荒诞的,是弗格森将TikTok说成是中国“帝国主义野心”的论点。他的具体论述方式,是把TikTok从一个手机APP的概念范畴,放大成了一种来自中国的AI技术,然后从这个“中国的AI技术”角度入手,去阐述他的这一论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用户:我建议那些所有希望看到,19000个座位空空如也的人们,现在就去抢票,然后不要出现,大伙觉得这主意怎么样?